小学生人人补课 天价补课班成常态需降温


来源鹤壁家教吧 日期:2012年05月16日 点击:457次 分类教学资源 上一篇家长必看:新手爸妈们育儿... 下一篇教育部公布2012年高考...
中小学生校外补课成为一种常态,孩子补课坚持一年下来,将达到5万左右,几乎相当于普通工薪阶层一年的工资收入。
  家教辅导
        补课,几乎每一个中小学生都有课外补课的经历。中小学生校外补课成为一种常态。学习成绩差的学生要补,学习成绩好的学生也要补;普通学校的学生要补,名校的学生也要补……随着“补课热”的蔓延,校外家教辅导机构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在城市的大街小巷,家教老师的队伍也不断壮大。其中不乏一小时200元、一次课480元的“天价班”。
    来看看价目表上,以小学6年*、50次课以内为例,一次两小时的“一对一”课程,收费为360元;高中则费用更高,高三、50次课以内,两小时“一对一”的辅导费用达到480元。按照这个收费标准,小童所上的“一对一”辅导班,由于是熟人相约报名,再加上是同时上两门课,因此有所优惠,一次两小时的课程收费350元,一周上数学、英语各一次,寒暑假集中上课。大致算了一笔账,小童每个月的花费将近3000元,再算上寒暑假补课,如果坚持一年下来,将达到5万左右,几乎相当于普通工薪阶层一年的工资收入。  
  因为课外辅导收入可观,所以家教辅导机构的数量也相当多,这些数量庞大的辅导班培训条件良莠不齐,质量也有待考究。
  记者在刘文*补课的教育机构转了一圈,规模大约有300平方米,既有可以容纳40多人的大教室——“作业吧”,也有两三人同时授课的小型教室,更具特色的是正对着正门通道两边,分布着两排总共16间玻璃挡板围成的格子间。这些格子间相对*立,但隔音效果并不好,每间摆放着一张写字桌和两把椅子,有些还放着一台打印机。工作人员介绍,“一对一”课程的老师和学生,一般就在这里授课。
  一位伏案备课的男教师见记者四处张望,以为是来考察学习环境的家长,便与记者攀谈起来。这位老师数了数办公桌,介绍说,这里目前一共有老师十三四人,基本上都是专职教师,他以前是小学数学老师,不久前刚从苏北一所小学“跳槽”过来,因为“这里待遇还可以”,并默认“不止5000元”。
  这些教师资质如何?能否确保辅导质量?这位数学老师笑着说:“质量肯定是不错的,教英语的张老师,家教经验已经有10年了;教语文的王老师,是南师大毕业的……”当记者询问道,这里是否有老师身兼数职、跨年*跨学科辅导时,这位老师坦率地说,这所教育机构囊括了小学一年*到高中三年*的全方位辅导,由于学生比较多,老师相对少,一个老师教几个年*的情况不可避免。
  在这家教育机构的前台,记者看到了上个月以来报名辅导的学生登记表。表上密密麻麻地填着30多名学生的信息和家长签字,购买课时一般都在50次课以上。前台工作人员透露,这里老师都是经过培训后上岗的专职老师,收入五六千不止,上万的也是有的。
  吴女士为了给儿子补课,这两年已积累了不少经验教训:“一般小的教育机构,很多都是大学生来教,虽然50元一节课的也有,但不可靠,要找就要去连锁的,小班进度不一样,还是‘一对一’好。名校的老师精力不够,也未必好……”
  南京市教育部门表示,南京明令禁止在职教师从事课外有偿辅导,也禁止学校将教室等教育设施提供给社会培训机构,所以从事补课的社会培训机构,全靠其自身的实力,现在出现如此面广量大的补课机构,必然存在良莠不齐、鱼龙混杂的问题。
  需求的合理与无奈,监管的缺位与必要是造成高价辅导的根本原因。
  “课堂上老师讲得比较浅,要考得好不去补课怎么行?”“他们班上大部分孩子课外都补课,我们也不能让孩子落在别人后面,何况我们也不缺这个钱!”……家长们的话语看似合理,却也透出几分无奈。
  “我成绩不好,我爸妈上班也很忙,有时双休日要加班,所以他们就希望靠补课让我成绩能跟得上。”刘文*的话,道出校外辅导班的存在**。
  记者了解到,家长们选择让孩子参加校外补习的原因,虽有少部分家长是出于培养兴趣爱好、为*生子女结识伙伴的想法,但更多的还是出于升学压力方面的考虑,既无可奈何又不得不补。
  南京市中小学生学习力培训中心主任谷力告诉记者,“补课热”之所以有其生存的土壤和市场,有多方面的原因:一方面,多地出台规定,中小学不得利用节假日补课,同时限制学生的在校时间,部分学习有困难的学生有提高学习水平的愿望;另一方面,一些年轻教师也面临物质和生存方面的压力,从事家教的利益诉求也比原来更为强烈,再加上家长们普遍没有时间与能力辅导孩子,也为“补课热”营造了客观环境。
  南京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杨跃教授则更多持批判态度,他认为,目前社会上的“补课热”、“培训热”已经成为一种“匿名**”操控下的“集体无意识”,投射出在日渐浮躁的当下社会,普通大众所具有的“既无可奈何又推波助澜”的教育焦虑。
  “人们认为,孩子将来处于社会金字塔结构的什么位置,完全取决于他的受教育程度,即所谓学历,甚至取决于文凭的含金量,这也是‘择校热’、‘名校情结’等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。”杨跃认为,学校教育被赋予的功能被不恰当地夸大,甚至*出了它本身能够承受的范围。事实上很多人都知道学历、文凭并不是选拔人才的*一依据,但似乎谁也不愿意拿自己、拿自己的孩子去冒险。
  尽管如此,教育专家和教育主管部门也都承认校外辅导班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,也有其固定的市场,如今较关键的问题是没有明确的管理规定来规范这些校外辅导机构,更遑论对这些机构的有效监管。
  杨跃建议:政府需要规范和监督校外培训机构,严格机构资质和教师资格认定;大众也需要以理性的态度对待课外培训;培训机构更需要行业自律。
  教育专家还表示,更长远看,还是应当实行学生在校时间的弹性制,鼓励教师在上班时间内为学生提供学习辅导等。